璞草誌 (No3) 自然之後的真實

穀雨...

此時的作物受到雨水滋潤,欣欣向榮。而此刻距離去年冬至,羅大哥鋸掉了養他一家四十年的梨樹那天,整整四個月了。


這期間,這片去年才放棄了慣性農法的田園,如今不再有任何農藥汙染,完全回歸自然農法的半野化狀態,這樣的過程,究竟是如何的情景?是一片立刻展現欣欣向榮的蓬勃生機,還是人與土地重新適應的辛苦過程?我們看到木村先生的蘋果樹結實累累,究竟是過程,還是結果?答案很清楚,只是那結實累累的,結果。
一個在都市裡生活的人,當然會被這樣的轉變所感動,因為有誰不希望土地被淨化呢?土地的淨化,就代表著日常飲食獲得了更好的保證。都市人能看到的,就是土地成功淨化之後展現的美好收穫,是木村先生成功之後所展現的笑容。 但是在這成功之前的一切,我們是看不到的,也不見得想看見,因為我們只在乎最後的成果。


四個月了,草是長高了

昆蟲動物們紛紛回家定居,不必再擔心哪一天人類會讓毒藥從天而降,對昆蟲們展開一律平等的大掃除。這樣的野化過程,對大自然而言,真是一件好事。
但是這些回來定居的居民,牠們需要繁衍,牠們渴望繁榮。
於是牠們就會拼命地尋找可以吃下去的食物。這些食物,多半是我們眼中的作物。
因為如此, 羅大哥在香藥草田壟之外的田埂草地裡,依靠鋸倒的梨樹頭而種的火龍果,就成了蝸牛們的美食,牠們盡情地吃著那還來不及結火龍果的樹幹,留下了猶如戰場般的痕跡。照這樣吃下去,火龍果就只能結果在這些蝸牛的肚子裡了。
羅大哥望著被快速繁衍的蝸牛們所啃食的火龍果樹,發呆好一陣子,然後站起來看著前方,他說:“就讓牠們吃吧,吃夠了就會走了,我們不再用農藥,就要接受牠們的好胃口。若是蝸牛真的因此旺盛,自然會吸引螢火蟲來到這裡吃蝸牛,這樣螢火蟲就也回來了,那樣也很性感啊!


當他這樣說時,表情仍有些迷惘,不確定。這樣的過程,是都市人看不到的掙扎。
改變或許需要代價, 即使這作物現在已成了昆蟲們的超級市場,這依然值得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