璞草誌 (No4) 看不見的事物才是價值

藍色的洋甘菊精油..

這是靈魂的顏色。
經過採收、挑揀、進料、生火、提煉,到油水分離之後,得到的洋甘菊之魂。


GRANGE璞草園農場一年只能採收洋甘菊一次,全部的產量就是200公斤,生產的洋甘菊純精油是10cc,國際上的洋甘菊純精油報價是一公斤20至30萬台幣,產量有限,由化學製造的人工香精,一公斤是2000元台幣,產量無限。
這就是自然之後的〝真實〞。
誰願意用150倍的價格去使用那香味〝差不多〞的純精油呢?
所以我們無法出售這10cc的精油,它是洋甘菊在一整年裡所蘊藏累積的靈魂,是我們的心靈象徵,我們無法出售這一年才只能得到的10cc精油。


但若我們想要如某些香氛產品,以這樣的純植物宣傳,然後以這10cc的純精油,添加上一千倍的化學香精稀釋後裝瓶出售,他們依然可以說,這是一瓶以純植物提煉的產品?
一般消費者不會去質疑,這樣大量的〝純植物精油〞是如何來的?
這10cc的靈魂,無法為我們帶來利潤,只能說這真實的芳香是我們自己的追求。


提煉完成精油,油水分離後的精露

那帶著蘋果清香的洋甘菊純精露,產量也不足以成為商品單獨販售,只能成為我們調製其他複方產品的原料,而這些產品裡面使用的洋甘菊精露,一旦進入市場,就再也無法被〝看見〞了。只能非常含蓄優雅地呈現在我們產品的芳香氣味裡,成為一種芬芳的靈魂。
這是那無法被看見,只能透過嗅覺感受的〝價值〞。
我們經常這樣自問:真實的氣味值得我們這樣執著,這樣費盡心力去追求嗎?
那些隨時可能因雨水,乾旱而失去的植物,那些可能因為今年的氣候太熱而無法收成的植物,一整年擔心照顧,然後徹夜守著鍋爐,在一切無法預知收成的狀態下提煉,如同等待即將出世的嬰孩,你無法預知他生得何種模樣。
最後就是這分餾瓶裡一點點的藍色精靈。
 這些代價,是否能跟工廠製造的化學香味抗衡呢?我們要怎樣去面對那些掛著純天然植物的招牌,卻混含著大量化學香精的品牌競爭呢?
我們怎能去跟消費市場說:你聞聞!請你聞聞啊!這才是植物靈魂的芬芳呢?


都云作者癡,誰解其中味?

我們真正的價值是無法被〝看見〞的。
真實的價值不在產品商標的成分標示上,因為成分標示很容易魚目混珠;也不在動人的廣告宣傳上,因為那只是虛飾其表;甚至也不在執著的態度上,因為消費者並不需購買“態度”。我們真正的價值,就只有在那無法被看見,卻能透過嗅覺傳遞的〝真實〞上。
視覺與聽覺容易欺騙,但嗅覺卻是非常直接。除非我們把它給忘了。
為了那從土地轉化來的真實,以及那豐富多元的芬芳,我們只能這樣執著地追求下去了。 那只有10cc的靈魂,就是這一次洋甘菊收成,給我們最大的報償。